望安

我提酒一壶 游龙剑一口
才情从未有 用疏狂填一首

【司马嘉】除夕夜


Warning:OOC见谅,just为爱发电。一句话曹荀、丕植。
大家新年快乐w




郭嘉百无聊赖地躺在沙发上刷微博。电视里播着春晚,但显然一年比一年无聊的节目没能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隔壁三国杀八人局打得热火朝天,撕逼互卖友尽齐飞,一向对这起戏码最为热衷的郭嘉今天却并没什么兴趣——谁让司马先生鬼才如此在千百年后的异世也能混到CEO之位,忙得连除夕夜也要加班呢——没有了平时一起秀恩爱耍心机的小伙伴,谁还对一群糙汉子的互怼兴致勃勃?平日里能够陪他一起喝酒谈人生的荀令君和曹子建,此刻一个正与主公一起甜甜蜜蜜地包着饺子,一个正窝在哥哥怀里为跨年而补眠。啧啧啧,哪辈子都是风流倜傥朋友遍天下的郭奉孝觉得自己大概还是第一回落到这般可说是孤家寡人的境地,想想全是那个司马仲达的错。虽然这么想着但在听到门打开的声音时,郭嘉还是把手机一扔在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向刚刚进门的司马懿扑去。
“仲达——!”
司马懿伸出手把郭嘉接了个满怀:“久等了,奉孝。”
角落里响起几声不知是谁向司马懿的问好,而后又渐渐停息。过年的气氛将每个人紧紧裹住,没人再有更多目光用来关注这对小情侣。郭嘉环视四周,眼睛一亮:“仲达仲达,我们去放孔明灯吧。”
司马懿走到墙角,从地上拾起一盏孔明灯:“这个应该是卧龙那家伙买的。看他现在大约也没什么心情放,不如我们替他放了。”
不远处的卧龙诸葛:“……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我靠怎么又是黑的!我的计谋竟被……”

虽然已近凌晨,天空仍然亮如白昼。烟火在夜色下绽放出耀眼夺目的光芒,连明月的清辉都难胜半筹。郭嘉嘿嘿一笑,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瓶酒来,自顾自地开了就喝。司马懿皱眉:“郭奉孝你是嫌你身体太好是不是?”
三国杀这款桌游赋予了这些早已死在千年前的人第二次生命。如今他们不在受阵营掣肘、为责任束缚,却拥有无尽的岁月来与前世和解,同希望相约。当然了这也会带来一些副作用——比如按照三国杀的人设,我们早终的先知郭祭酒永远得是这么一副病弱的样子。前世已经当够药罐子了的郭嘉对此表示:“又不会死,只是表面病弱而已,呆胶布啦”,然而经常目睹对方口吐鲜血还强作笑容的司马懿,即便知道这是假的也忍不住心惊胆战。
“今天是除夕嘛,我就喝一点。我有分寸的。”面对低着头撒娇卖乖的郭嘉,司马懿也不由得败下阵来。计谋得逞的郭先生立刻露出个大大的笑脸,仰起脖子灌了一大口。司马懿无奈,伸手开始拆孔明灯的包装袋,把灯展开又点上火。
“等等,要先许愿才能放的。”从口袋里又摸出一支笔的郭嘉打开笔盖:“我先写啦,仲达不要偷看。”
郭嘉的字像他本人一般清瘦明朗,蕴着些前世带来抹不去的风华绝代。他用这锋利的笔触描写下最平凡的愿望,墨黑的眼眸中有流光熠熠生辉。
“希望主公、文若、子建、公达、文和……写不下了,还有仲达和嘉,新的一年都能好好的♡”
写完后,郭嘉把笔递给一旁的司马懿,被吐槽道:“多大了还信这种东西。”
郭嘉扁扁嘴:“你写还是不写?”
司马懿冷哼一声还是接过,在灯的另一边下笔:“希望新的一年某乌鸦不要再这么不听话。”他的手顿了顿,“以及,平安幸福。”
郭嘉把点好的灯芯放进灯内,轻轻踮起脚让它随风飘向天空。他转头看司马懿。平日里对方的眼睛细看会有一抹浅淡的冰蓝色,显得淡漠疏离又冷若冰霜,而现在瞳孔却映出孔明灯的光芒,像茫茫夜空里飞转的流星。司马懿发觉他灼热的视线,笑:“看灯啊,看我做什么?”
郭嘉没有回答,只是扬起嘴角轻轻凑上前,在他唇上落下一个吻。




一点点彩蛋:
快要到跨年的时刻了,众人聚在一起吃火锅。分饺子的荀彧皱眉:“司马和奉孝怎么不在?”
“他们俩肯定又私奔去了。”曹丕一针见血地指出。
“终于没人和我抢肉了。”贾诩拿着筷子跃跃欲试。
“等等,为什么只有饺子啊,你们这是歧视南方人!哥你快包汤圆去!”孙尚香拍了拍孙权,后者正开心地吃着饺子。
“啊,我的孔明灯呢?”卧龙诸葛困惑地问。

评论

热度(21)